联系我们

安养养老公众号

友好养老社区如何更加友好?广州这些全国示范性社区告诉你秘诀

机构资讯 12-20

   ■越秀区旧南海社区设置了很多长木椅,方便老人出入时休息。

   ■保利花园志愿服务队为长者服务。


■越秀区惠吉西路的无障碍通路。

   “初老助长老”、“志愿者+居委+物业”三位一体、医养结合……

   当银发浪潮到来之际,加强打造社区养老服务业变得更为迫切。连日来,新快报记者实地走访了广州多个2021年全国示范性老年友好型社区,观察社区养老的软硬件情况,为社区养老的乐活度打分,并与专家、社工、志愿者和街坊们一起思考“初老助长老”等服务模式。

   记者走访社区适老设施:

   微改造助力养老服务圈升级

   走访中,新快报记者留意到,社区的微改造对助老护老设施建设比较重视。比如,在广州市越秀区六榕街旧南海社区,漫步社区内,可以看到敞亮的街道边,每隔一段距离就有长椅供人休憩,有不少老人坐在长椅上晒太阳和聊天。

   社区居委主任叶露雅告诉记者,在微改造中听取了老年街坊的意见,对街灯的亮度做了调整,亮灯后整条街亮堂了不少。老人们表示出入更踏实了。还有其他适老环境改造工程,如加装一些扶手和防滑的地砖等。而增设长者饭堂的选址等,就是老人就近就餐诉求的再调整。现在,长者饭堂虽然暂时关闭堂吃,但一到中午饭点,就会见到老人端着饭碗,在周边悠然地吃饭、聊天……

   而在广州市越秀区六榕街盘福社区周家巷的宣传栏上,则张贴了“打造十分钟的优质养老服务圈”的养老机构地图,一目了然,十分方便。社区几个出入口有些陡,都有无障碍通道方便出行,沿街还有不少供行人停歇的长椅,一位张婆婆笑称这是“老人的加油站”,“抖一抖再走,可以活到九十九。”

   “很多老人都表示生活幸福感提升了。看到他们笑容满面,我作为一个社区工作者,也觉得很开心。”六榕街道原书记张慧敏谈到社区营造的初心和归宿时,认为最关键的两个字是“乐、活”。如今,张慧敏担任越秀区民政局局长,相信来自社区基层的经验,有助于全区的养老工作。

   探索养老互助新模式:

   “初老”助力有需要的“长老”

   70多岁的梁先生说起看过的两幅漫画:一幅是在幼儿园门口,老人接孙子孙女,趴在围墙上、大门外等,向里张望;另一幅是在养老院的围墙上、大门内向外张望,盼望儿孙来探访。“漫画以夸张手法反映了老人生活情景,虽然现实不尽如此,但不乏典型性。我们希望这种遭遇不会落到自己身上。”梁先生说。

   有位志愿者张女士,退休后成立了一个“陪你到老志愿服务队”,其中一项服务,就是与街坊老人去茶楼饮早茶时,教老人用智能机、学微信语音、学网购、上百度查资料、打网约车等,深受长者欢迎。在她的影响下,“陪你到老志愿服务队”有越来越多的“年轻的长者”参与。这些“年轻的长者”希望能在自己还未太老、还有能力的时候,帮助更多有需要的长老。

   行色秋将晚,交情老更亲。对于这种“初老助长老”的养老模式,广州市民政局的一位负责人表示,相关部门也正在研究如何调动“初老”们的积极性,更好地为“长老”们服务,“希望能形成长效机制,成为有影响力的老有所爱公益活动,并得到各种社会力量的支持。”

   一位长期从事老人社区培训工作的李先生则认为:老人的需求是多元化的,老有所养、老有所学、老有所乐、老有所为都是他们的希望所在,实现这些目标,最重要的是老有所爱。”所以,他最近正与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,成立一个“老有所爱”长者艺术团、“老有所爱”长者学堂、“老有所爱”长者互助俱乐部。

   【示范性老年友好型社区】

   ●越秀区旧南海社区

   老人佩戴智能手环不怕走失

   社区向辖内高龄、独居或者患有严重基础病的老人发放智能手环。目前手环主要可实现防走失定位、跌倒监测报警、健康跟踪、紧急呼叫等智能感知服务,后台数据实时分析,动态维护健康档案。

   佩戴智能手环后,老年居民离开约定范围,手环将自动报警,报警信息通过“越秀先锋”平台告知社区并同步短信通知监护人。

   ●越秀区东湖新村社区

   医养结合,专业服务就在家门口

   据介绍,东湖新村社区在建设老年友好社区的过程中,率先建成越秀区第一所社区嵌入式精品养老机构,承接政府购买的居家养老服务,提供适老化改造,加装扶手、紧急呼叫设备,改装如厕洗浴设备等服务。

   身处医疗资源丰富的越秀区,东湖新村社区充分发挥这一优势,让社区中的长者率先普及并体验“医养结合”的方式。该社区与中山大学眼科医院联合开展智能AI眼科筛查及糖尿病视网膜筛查等项目服务,同时充分发挥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护专业作用,与附近养老院签订服务协议,负责护理人员的专业培训工作,为老年人的医疗护理、身心健康保驾护航。

   ●海珠区沙园街广重社区

   荒废小公园变成健身休闲乐园

   由于年代久远,广重社区内部分楼宇和基础设施年久失修,对许多居民的日常生活造成困扰。广重社区在微改造中,通过问卷调查广泛征求居民意见,并召集居民代表、业委会、物业公司等各方一同探讨,有的放矢地改善了环境。社区内曾经有一个荒废已久的小公园,杂草丛生、淤泥遍地,通过微改造项目,原来的围栏被拆除、地面铺上平坦的水泥、小亭子被粉刷得焕然一新。有居民开心地告诉新快报记者:“现在每天都有很多居民去那里踢毽子、打羽毛球、散步聊天,晚上还有人在那弹琴呢!”

   ●海珠区保利社区

   “志愿者+居委+物业”三位一体

   71岁的肖锐成是保利花园志愿服务队队长,是社区里的“大红人”,走到哪里都会有人热情地喊上一句“肖叔”。记者见到肖叔时,他刚刚组织了社区每月一度的义剪义诊活动。他向记者介绍,多年来,保利花园志愿服务队除了坚持开展义剪义诊活动之外,还会定期探访保利社区及南石头街80岁以上的空巢老人,陪他们聊聊天、吃顿饭。逢年过节志愿服务队还会在社区里举办活动,邀请老年人前来包饺子、包汤圆欢度佳节。如今,保利花园志愿服务队已经有380多名志愿者。

   “我们的经验就是政府、企业、业主三位一体,共建共治共享。”肖锐成说。

   【集思广益】

   长者饭堂如何才能更受长者欢迎?

   日前,新快报记者在一个长者交流群里发起了“长者饭堂如何才能更受长者欢迎”的讨论。群友们七嘴八舌,踊跃支招。

   淑沂(50岁,家庭主妇):可以聘请不固定厨师,让一些下岗又还有劳动力的叔叔阿姨,星期一至星期五随便,个个只做一个拿手好菜,那就有妈妈的味道,让长者们倍感亲切,互动互助。

   陈志远(71岁):我所居住的社区,里面的长者食堂是交由一配餐店托管的。正常生意照做,兼做长者服务,政府补贴老人3元/人/餐,进餐交8元,分AB餐选择,开张时人客兴旺,图热闹新鲜者为多。现在余下者均为客观上的需要者了。反映效果还不错,但最近又有变化,“老者只能打饭后离去”的新规,生生地将这个长者饭堂从福利型变为了经营型。希望政府能跟进监管。

   卢小平(59岁):我们应该更多地发挥政府的主导作用和市场(社会组织机构、企业、志愿者)的作用。例如,企业可以不定期免费提供牛奶、食用水、保健品等产品。志愿者提供服务,可以获得短期或者远期的回报。

   tagchen(45岁):可以采取中央厨房制,采用放心粮油、政府质控,每天饭点送去各取餐点,也可和外卖平台合作送餐上门。可以分长者补贴价、普通市民优惠价、托管中心合作价等。其实,双职工家庭也很需要放心饭堂的。

幸福老年养老网 www.xingfulaonian.com
作者:    文章来源: 新快报

版权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幸福老年养老网观点和立场。

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