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

安养养老公众号

江西农村养老见闻:一家乡镇敬老院是如何运作的?

机构资讯 02-12

“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”这句话用在老人身上便凭空多出些许悲与幸。

2022年正月初七下午,田间初雪还未消融,江西省九江市修水县马坳镇敬老院内,58岁的院长樊炳炎如往常般在各家老人房门口的过道巡视一圈,院内老人或从房间窗口探出头来,或呆坐在过道的长凳上,还有几位过道上漫步的老人热心地问记者“来找谁”。

“去年是最好的一年,没有一位老人过世。”谈及院内老人的情况,樊炳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称,从2021年至今,院里总共有58位老人,均实现安稳过冬。

据悉,马坳镇敬老院是该镇唯一的一家养老服务机构,由马坳镇政府承办、修水县民政局监督指导,主要为辖内的农村五保户等特困人员提供基本生活、照料服务、疾病治疗和殡葬服务等方面的托底保障。

(⬆️马坳镇敬老院大门 ;本报记者摄)

类似的敬老院遍布修水县辖内36个乡镇。记者查询修水县人民政府官网得知,截至2021年12月10日,修水县总计有38家乡镇公办养老机构,除渣津镇有2家、义宁(宁州)镇共用1家外,其余乡镇均配备1家,另有修水县社会福利中心、特困失能人员照护中心2家。

 

“集中供养+分散供养”模式

 

马坳镇敬老院坐落在马坳镇塘三里村3组,于2014年6月搬迁至此,离镇政府机关约1公里的距离,占地72亩,其中生活区40亩、生产区20亩、道路12亩,建筑面积4000平方米,整体设施偏新。也就是搬迁当年,原本担任塘三里村村长的樊炳炎被推举任该院院长一职。

(⬆️夏天的敬老院内生产区;来源:中国修水网)

乡镇敬老院的院长多由当地村干部转任,据2021年修水县全丰镇发布的敬老院院长招聘公告,其中报名条件便包含,“具有修水县全丰镇户籍的男性居民,曾经担任过村书记、主任或从事过敬老工作的优先考虑。”

中国乡土社会的基层结构有其独特的一面,《乡土中国》中曾提到,是“一根根私人联系所构成的网络”。这样的招聘要求从一定程度上增加了礼治秩序这重保障。

“农村老人的参与度相较于政府投入程度来讲,还有待提高。”樊炳炎感叹到,院内总计床位80个,实际居住人数58位,而马坳镇的五保户总计有180多位,敬老院集中供养的人数仅占三分之一,其余均在家分散供养。

究其原因,他认为,一方面,老人的思想观念还未转变,认为作为五保户住进敬老院是一件丢脸的事,对公办养老机构等国家养老优惠政策不理解;另一方面,部分老人的亲戚更乐意老人在家,能帮忙干活,甚至可在政府补助方面得些好处。

何谓五保户?就农村五保户来说,国务院2006年3月1日起施行的《农村五保供养工作条例》(下称“《条例》”)中提到,老年、残疾或者未满16周岁的村民,无劳动能力、无生活来源又无法定赡养、抚养、扶养义务人,或者其法定赡养、抚养、扶养义务人无赡养、抚养、扶养能力的,享受农村五保供养待遇。

《条例》指出,农村五保供养,是指依照本条例规定,在吃、穿、住、医、葬方面给予村民的生活照顾和物质帮助;供养形式主要分两种,农村五保供养对象可以在当地的农村五保供养服务机构集中供养,也可以在家分散供养,可自行选择供养形式。

随着农村五保供养、城市“三无”人员救济和福利院供养制度的逐步建立,国务院于2016年再次发布《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健全特困人员救助供养制度的意见》,后经过地方落实,以江西省为例,将原农村五保供养对象、城市“三无”人员均转为纳入特困人员救助供养体系内。

2020年6月份修水民政局印发的《修水县乡镇敬老院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细则》(下称“《细则》”)中便将敬老院的服务对象称为特困人员,规定:城乡老年人、残疾人以及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,同时具备“无劳动能力;无生活来源;无法定赡养、抚养、扶养义务人或者其法定义务人无履行义务能力”这三大条件应当纳入特困人员救助供养范围。

 

三大资金来源支撑

 

目前,马坳镇敬老院的服务对象均为老人,58位老人中,57位属于特困供养,1位社会托养;配备的工作人员约6位,由在编人员和院内互帮互助的老人组成。

《细则》规定,“供养服务机构应当根据服务对象人数和照料护理需求,一般按照不低于1:10、1:6、1:3的比例分别为有生活自理能力、部分丧失生活自理能力、完全丧失生活自理能力的特困人员配备护理服务人员。加强社会工作岗位开发设置,合理配备使用社会工作者。”

樊炳炎向记者介绍称,在基本保障方面,院里必须保证每日三餐有荤菜,不吃剩饭剩菜,早餐为猪肉炖粉条或者面条,中晚餐按要求为三菜一汤,兼顾老人实际情况会有所调整;确保瘫痪的院民身上干净整洁、每日进食;打扫院内外环境卫生。

(⬆️院长及工作人员正在帮老人盛饭菜;本报记者摄)

资金收支方面,敬老院收入来源由财政拨款、社会捐助、院办经济三大块组成,民政局拨款至敬老院指定账户中,自理人员按每人每月670元发放,包含老人零用钱、水电费等日常开支;社会捐助包含衣、物、钱;院办经济指院民自发在院内养猪、养鱼、种菜后贩卖获得的收入。

《条例》中指出,“农村五保供养资金,在地方人民政府财政预算中安排。有农村集体经营等收入的地方,可以从农村集体经营等收入中安排资金,用于补助和改善农村五保供养对象的生活。农村五保供养对象将承包土地交由他人代耕的,其收益归该农村五保供养对象所有。具体办法由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人民政府规定。”

供养标准和经费在《细则》中有详细规定,“农村特困自理人员每人每月615元、失能人员每人每月915元;城镇特困人员救助供养标准每人每月915元。以后按省、市规定增减。”

在樊炳炎看来,敬老院的工作内容不会局限于谁是管理人员还是护工,其刚调进敬老院时,前3年都没有护理费拨款,早上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帮部分老人清理个人卫生,然后才去吃早饭,同时从发展院办经济入手,带领老人种菜、砍柴、养猪,“刚工作的第2个月身上都晒蜕皮了,工作2年头发全白了”。

比如,院内还有一位管理人员是由护理员转岗而来的,1980年出生的刘艳,亦是土生土长的马坳人,2017年6月开始在院里做义工,2018年3月,被聘为工作人员,此后转岗为管理人员。谈及工作内容时,刘艳亦向记者表示,“看到活就要干。”

“在敬老院工作面对的是如孩童般的老人,必须要有高度的责任感和事业心才能干下去。”樊炳炎向记者强调,还要有足够的容忍度,每位老人的生活经历都不同,有的缺少集体观念和同理心,有时做好了工作还会遭一顿骂。

 

疾病治疗和殡葬服务保障

 

“老有所养”需要面对的最大问题便是“病有所医”。

据悉,对于特困人员的疾病治疗主要是通过修水县健康扶贫政策得以保障。根据省市相关要求,从2018年起,修水县的健康扶贫扶助对象为农村建档立卡贫困人员、为纳入建档立卡的城乡低保对象、城乡特困供养人员(农村“五保”人员、城镇“三无”人员、城乡“失依”儿童),这几类对象统称“贫困人员”。

针对贫困人员的优惠措施包括:由县财政列支,为城乡特困供养人员购买医疗补充保险(2018年保费标准为每人每年270元);免收贫困人员在县内定点医疗机构住院的起付线,由大病保险进行支付;进入大病报销起付线和大病二次报销起付线分别由10万元和1.1万元降至5万元和0.55万元等等。

“从中医的角度来说,人与自然环境是一体的,犹如草木四季荣枯。”樊炳炎说到,特别是霜降之后,老人如果无法适应季节转换,基础病便容易浮现,这也是为何冬季成为老人过世高峰期,清明时节、大暑时节均是如此。

“2018年的时候院里去世的老人最多,达7、8人。”樊炳炎回忆称,2015年左右院里老人数量最多,近80人,彼时敬老院刚搬迁不久,由于设施很新,当时有一批分散供养的老人自愿转为了集中供养。

对于历年敬老院人数的变化数据,刘艳向记者介绍称,并未有按年度划分人数的习惯,每当有老人去世便从最新名单中划去,反之则增加,如此年复一年。

记者从民政局官网搜索到的最新相关数据为“2020年前三季度特困供养和农村五保户花名册”,其中的“2020年3季度农村五保汇总”数据表中,有修水县各乡镇上的特困供养人员明细,按“集中”和“分散”供养类别分开备案,此外还有按“新增”、“取消”、“安葬”分类的明细表。

上表显示,被取消农村特困资格的原因多为“死亡”,少数是因为已不符合条件或自愿退出或已离开辖内;在安葬费明细表中,则详细记录了每位老人逝世的时间和发放的安葬费金额,安葬费多在6000元左右,少数达万元。

对于老人的身后事,樊炳炎介绍称,院内去世的老人会被亲属接回去自行安葬,政府补助安葬费为1年的养老金,约6000元。“有的老人亲属,可能你整年整年都看不到人影,一旦被告知老人去世的消息,还是会迫于社会舆论压力来接回老人遗体。”

任职院长7年有余,樊炳炎觉得农村养老目前面临一些政策落地难的问题,比如,当地的冬天没有暖气,只能靠炭火或者电火炉取暖,这些给老人用却有安全隐患;有的五保户虽有进院资格,但是品性不端,会对其他老人造成恶劣影响所以无法收容,“小善与小恶,大善与大恶的取舍”;农村的娱乐活动较为匮乏,老人自身的兴趣爱好亦偏少。

对于当前推行的居家、社区养老及社会资本进入养老业等措施,樊炳炎亦认为在农村会出现“水土不服”的情况。“老人是时刻需要关注的一个群体,居家养老很容易对老人发病处理不及时,而市场化养老的门槛过低,很难遵循标准规范。”樊炳炎说道。

幸福老年养老网 www.xingfulaonian.com
作者:    文章来源: 21世纪经济报道

版权声明:本文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不代表幸福老年养老网观点和立场。
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请发送邮件至 shayyl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