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

安养养老公众号

上海养老院揭秘火了:人均90岁+的病房里,她们让我看清养老困境

老年生活 01-09

  最近,一个上海养老院的视频在网上火了。

  这位老人92岁,每次吃饭前要带上假牙,但由于口腔萎缩,戴假牙的过程总是很令人揪心,“吃饭”这件再普通不过的小事,对她来说,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。

  另外还有两位老人。分别94岁和90岁,虽然胃口很好,但是意识不清。

  还有一位91岁的奶奶头脑清晰,也能一定程度自理,但心里也有事。

  据其中一名老人的子女说,这里的护理费大约在6000元/月。

  在这间护理院里,网友们都说看见了自己的未来。

  也有网友感到惧怕,说这样的“长寿”,宁可不要。

  如果生活不能自理,又患有阿兹海默,这一身皮肉,对家人对自己来说,都如同一个沉重的负担。原来人老了,竟是如此辛苦的一件事啊!

  今天就让我们听听这些老人的心里话。

1

  91岁老人说出心里话

  整个护理院,只有三个奶奶能够走动。91岁的王奶奶是其中之一。

  她安于这里的生活,同时也有不满。

  “哎哟怎么说呢?像劳改一样,没办法。”

  丈夫三年前离世。家中只有她一人。

  大女儿的公公婆婆在养老院,小女儿的公公婆婆也在养老院。若是自己到女儿家,她怕女婿会说话。

  这里5、6000/月的居住条件,她称之为“大兴货”,并不是最好的选择,但可能已经是最适合的选择。

  “不用人嘛,她们不放心我一个人,用了人嘛,5,6000元也是大兴货。如果7,8000块吗,想想自己钞票舍不得,想想也就算了。我这么大年纪混到哪里算哪里,有什么办法呢?”

  养老院,护理院,对老人来说都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。但对整个家庭来说,或许又是最适合的选择。

  像唯一一双小了一码的鞋子,穿了,不自在,不穿,更不自由。

  不过这位老人的心事,与下面一位比起来,还不算什么。

2

  “我苦啊

  现在没人做主啊”

  病房里,还有一位92岁的季奶奶在病床上呻吟:“我苦啊,我现在没人做主啊。”

  她不愿意吃饭。护工像哄着小孩子一样,喂了她几口猕猴桃,接着她就不愿再吃把头埋进了枕头里。

  要知道一年半前,她还不是这样的,那时她还是一位笑容满面,面色红润的91岁的老太太。

  能走能动,生活能够自理,眼神明亮。

  每天四点半起床,做饭,倒马桶,爬楼梯。腿脚还非常利索。

  她好几次摔下楼梯都没有骨折。她说这是“菩萨保佑”。

  但短短一年半,她就急速衰老。

  一直关注这位老奶奶的网友们纷纷感叹:“变得太多了。”

  这位老奶奶姓季,是孤老,祖籍南通,1929年出生,终生没有子女,一直住在市中心的老房子里。

  她有2个哥哥,2个姐姐,一个妹妹,在当时,她们姐妹几个都能读书,读到了初中,家境富裕。后来两个姐妹远嫁台湾,还有一个侄女是知名的台剧监制。

  说起不要孩子的原因,她说小的时候因为妈妈给她算过命,说她前世是尼姑,是修行人,今生其实也是不太适合结婚的。

  20岁时她嫁给了先生之后,自己也没有打算要孩子,先生也随她。两个人感情一直都很好。

  52岁时丈夫去世,她孤身也满足地过了40年。

  季奶奶的前半生,甚至后半生的大部分时间,可以说并没有什么忧虑的事,没有因为无儿无女有什么困扰。

  对于没有孩子,91岁时,她还坚定地说:“没有孩子,绝对没有后悔过。”

  周围的邻居都很照顾她,有一位亲如女儿的邻居布阿姨,照顾了她十几年。

  曾经她想认她为干女儿,但是布阿姨怕被人说是为了贪图老太太的拆迁款,于是为了避嫌没有答应。

  不过这也没有影响她们的感情。

  她似乎天然吸引善缘,身边也总有一些人关心着她。

  对于未来的打算,她回答说:

  如果不能自理那只好敬老院了。

  因为老房子即将拆迁,她打算不要房子,要赔偿款,这样可以住进一个高级一些的养老院,或是自己租个房子,雇人照顾,平时照顾她的邻居也还能经常来看看她。

  变故发生于一年前。

  十几年前,为了有人能够照顾她,她把一个外孙辈的亲戚作为了自己的监护人,把他的户口也迁到了自己的户口下。

  2020年10月,她先是发现抽屉里的8000元钱被偷走了。后来她问“外孙”,“外孙”承认,说是他拿走的。

  更严重的是,有一天她睡醒,起来发现自己的房本变了一本新的,原来上面是自己的名字,也被换成了“外孙”的名字。这让她大惊失色,连忙找来平时关心她的人讨论。

  她回忆,此前有一天,外孙和他的家人曾经带她到过房管局,只是说有点事,季奶奶坚信自己没有签名。

  但是事实是,房本上的名字,确实已然被换成“外孙”的了。

  她也曾去过居委会、房管局,要求把自己的名字换回来。

  但是房管局和居委会的人都劝她,反正百年之后,她的房子的名字也是要换成外孙的,何必多此一举。“只要你的外孙能够好好照顾你,这事就算了吧,我们会监督他的。”

  亲如女儿的邻居布阿姨曾经为她在房管局据理力争,但是被人说是多管闲事,甚至被误解是不是垂涎老奶奶的房子。

  在帮老人争权益的时候,身边真正关心她的人也总是因为外人的眼光,不得不束手束脚。

  反而是欺负奶奶的人,可以“肆无忌惮”。

  即使知道“监护人”觊觎自己的财产,奶奶对他的作为感到愤怒,但随着身体的衰弱,吃饭,去医院检查这些事,也不得不依靠“外孙”。

  终于等到拆迁,可以拿到款项的时候,却被送到了护理院,没有经过她的同意。

  她依然记得那天的情景:

  “那天早晨,找部车子,我说上哪儿去,他不说,送到这里来了。”

  但她现在,房子拆迁,无家可归,也没有亲人。

  “就是没有房子,有房子我老早回去了。”

  她的头脑还很清楚,去医院检查,医生说她没什么毛病。

  网友们心疼:她心里有结,难受,缺少关爱,没有胃口。

  还有人说,要是这笔拆迁款给了自己的孩子,老人的心也不会这么不平了。

  季奶奶快乐地过了一辈子,周围也有很多人帮助,就算多次摔下楼梯也有“菩萨保佑”,但92年的快乐人生抵不过晚年的一次欺骗。

  人的老去,可以就在一瞬间。

  作为父母的,都希望孩子能够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好,不求多少回报。

  但是在人生的最后一段旅途,我们不得不承认,我们是需要子女来作为我们的最后一道养老“防线”的。

3

  失智与失能的袭击

  自己不再是自己

  同一病房里,还有两位没有自主意识的失智老人,但好在她们的胃口都很好。

  一位老人,护工给她塞的饭,都能积极主动地咽下去。

  另一位老人,来探望的女儿说她一顿能吃20个饺子。

  袭击她们晚年生活的,是“认知障碍”。

  国际阿尔茨海默病协会调查显示:

  每3秒钟,全球就会产生一名痴呆症患者。

  对失智的老人来说,即使开始时能够自理,但慢慢的,随着认知障碍的加剧,也会慢慢失去自理能力。或是为了安全着想,家人们会尽量让老人留在家里。

  因为一个不留神,老人就走丢了。他们不知道家在哪里,自己在哪里。一个网友就说:

  一个家在小县城的朋友,爷爷腊月走丢,十天半个月后才被家人在泥路边发现……哎……

  阿尔茨海默症的症状不可逆,只能延缓。

  有时会忘记关火,发生安全隐患,生活不能自理,所以身边不能缺人,也使得照顾他们的人也要承担很大的辛劳。除此之外,还有人格的改变,打人扔东西,多疑说谎,制造家庭矛盾……

  除了以上这些,失智老人最让家人伤心的就是:在你面前的这个人,他不认识你,你却认识他。

  面对曾经帮了自己那么多的父母,现在连“帮帮我”都不会说。许多子女心中只剩心酸。

  写在最后:

  在护理院里,一位来看母亲的女儿看到孤老季奶奶的情况,忍不住感叹,即使换到更好的养老院,情况也不一定怎么好。

  “换不换养老院都是假的。如果送到单人房的养老院,如果被人欺负了,旁边没人见证。”

  也有网友“一针见血”地指出:

  “护工因为有人在,没有人态度差的。”

  养老院中,“我给你钱,你照顾我”这种看似简单的社会关系,存在着一条鄙视链:

  儿女有出息的老人>儿女一般的老人>无儿女的富裕老人>无儿女的一般老人。

  照顾年老的父母,特别是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父母,确实是一件负担很重的事。

  到父母老时愿不愿意照顾全凭子女的“良心”。

  但是因为血缘的联系,道德的压力,子女仍是最可靠的,最后的底线。

  如果有尽孝的子女在身边陪着,自己生活也能自理,那真是最好不过的。

  网友联想起了自己的父母:

  “相比之下,我父母算很有福了,96岁,我们姐弟4人天天带他们出去玩。”

  多子女共同赡养父母,压力也没有这么重。

  “我家三个,老公家两个,赡养老人没有压力。”

  即使没有精力照顾,在经济允许的情况下请保姆,子女轮流去探望,也不失为一种平衡的好方法。

  “我姥爷也是老年痴呆,每个月护工五千块,另外有个做饭的保姆,我妈和我几个姨还每天排班轮流过去看看。”

  难怪有网友说:“看完这个视频改变主意了想生个孩子。”

  每个人都会老去,我们能为我们自己的年老做些什么,能为亲人的年老,做些什么呢?

  老人的今天,就是我们的明天。

  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够安享晚年。

幸福老年养老网 www.xingfulaonian.com
作者:    文章来源: 父母堂

版权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幸福老年养老网观点和立场。

喜欢